你的位置:国产 精品 正在播放 > 国产免费 > 杨家将的传说是不是真的啊?
杨家将的传说是不是真的啊?
发布日期:2021-10-24 13:14    点击次数:57

人类爱听故事的本性从未改变过,在漫长的岁月里,没有什么能比那些游吟诗人口中跌宕起伏的情节更能让人听之动容。杨家将的故事流传了千年,在民间代代传颂,演化成了小说、评书、电影和戏剧。

但一个流传千年的故事,未必是一个好故事。

长篇评书《杨家将》的故事脱胎于北宋名将杨业一家三代抗辽的真实历史,在民间几经流传演绎,最终成为中国经典故事之一。

然而我并不认为评书《杨家将》是一个好故事,它脱胎于真实,却又离真实太远。人物塑造过于脸谱化,主要角色智商忽高忽低,为了情节推动丝毫不顾及逻辑……在深感智商被讲故事的人愚弄之余,一抬头看到传统文化的大棒,也只能感叹:彰显了古代劳动人民的爱国主义情怀,是一部出色的『抗辽神剧』。

刘慈欣在《三体》中借罗辑和白蓉的对话讲出了文学形象创作的不二法门。

『她好像是一个提线木偶,每个动作和每一句话都来自于我的想象,缺少一种生命感。』『你的方法不对,你是在作文,不是在创作文学形象。要知道,一个文学人物十分钟的行为,可能是她十年的经历的反映。你不要局限于小说的情节,要去想象她的整个生命,而真正写成文字的,只是冰山一角。』

罗辑按照这个方法去创作自己小说中的角色,在文字之外的地方想象她的一生,想象她的每一种情绪。最终,这个角色脱离于作者而存在了,她有了自己的思想,甚至可以和作者吵架。一个虚幻的角色就这样活了过来。

一个出色的文学形象的性格和行为一定是统一的,比如在《红楼梦》中,脂粉堆中长大的贾宝玉是多情而善良的,但同时他也是缺少阳刚气和担当的。当贾宝玉在金钏儿为其含冤被赶出贾府时,他纵使心里一百个不愿意也不敢发一言,他的这个抉择就是角色自己完成的,而非曹雪芹刻意安排。

我对评书《杨家将》故事的负面评价正是从这个角度出发的,这里面的角色都是『死』的,如提线木偶一般。

按照书里的设定,杨业八个儿子号称『七郎八虎』,所谓龙生九子,九子不同,但老令公这八个儿子却似乎没什么明显的差异,长得都是一表人材,且武艺超群,忠君报国,如果非要找出什么不同来,无非大郎稳重,七郎冲动……至于书胆杨六郎,更是脸谱化的厉害,符合封建社会对一个人的所有要求。父亲被奸臣害死,皇帝不辨是非,却仍然忠心耿耿,亲生儿子犯了军规,捆起来就要杀,没有一丝心理波动,自己被冤枉,闭上眼就等死不多分辨一句。

这样的角色毫无疑问是没有自己的性格的。他存在的意义就是按照作者的想象去推进情节,如果作者水平有限,实在想象不出来什么高明的情节,他也就只好木偶一样原地重复那几个动作。

所以在书中反复出现结拜和结婚的情节。为了突显杨六郎的侠义,他随便走到哪都能跟人结拜,遇上落难的,你是我兄弟,碰上劫道的,你也是我兄弟。为了突显杨门女将的风采,杨家后人一言不合就结婚。杨七郎遇到杜金娥,结婚,杨宗保遇见穆桂英,结婚,杨宗英遇见姜翠屏,还是结婚……这样的手法也不记得全书用了几次,就是为了硬凑出一个『十二寡妇征西』的故事(也有书写姜翠屏在天门阵一战中战死)……

这样讲故事就是典型的『角色服务于情节』,为了讲一个『女将出征』的故事,安排一系列不合理的结婚。同样不合理的情节在这个故事中比比皆是,为了安排一个杨家后人忠于故主的情节,大辽女皇萧太后的智商忽高忽低,遇到的每个杨家人她都信任,然后被背叛……杨四郎作为她的女婿,背叛了她,她竟然还把杨四郎安排进天门阵戴罪立功,等着杨四郎第二次背叛她……这样的情节也在书中至少用了三四次,萧太后的战略价值堪比常凯申,专为宋营培养人才。

《宋史·杨业传》记载:……业力战,自午至暮,果至谷口。望见无人,即拊膺大恸,再率帐下士力战,身被数十创,士卒殆尽,业犹手刃数十百人。马重伤不能进,遂为契丹所擒,其子延玉亦没焉。杨家三代抗辽的故事本身就足够精彩,几经演绎后却变得如此儿戏,着实让人听之无味。

通篇评书《杨家将》,只有一个情节我认为是处理恰当的,即金刀令公杨继业兵败两狼山,刀已卷刃,马不能前时,抬头是苏武庙,低头是李陵碑。老令公一时犹豫不决:是学苏武忠君不失气节,还是学李陵投敌安享尊容?相比日后六郎要杀儿子都风平浪静时,只有老令公这一时的犹豫,让我看到了这个角色人性的一面,他也只在这一刻脱离于作者活了过来。